<span id='5bwts'></span>

        <fieldset id='5bwts'></fieldset>
        <dl id='5bwts'></dl>
        <ins id='5bwts'></ins>

        <acronym id='5bwts'><em id='5bwts'></em><td id='5bwts'><div id='5bwts'></div></td></acronym><address id='5bwts'><big id='5bwts'><big id='5bwts'></big><legend id='5bwts'></legend></big></address>
        <i id='5bwts'></i>

        <code id='5bwts'><strong id='5bwts'></strong></code>

      1. <tr id='5bwts'><strong id='5bwts'></strong><small id='5bwts'></small><button id='5bwts'></button><li id='5bwts'><noscript id='5bwts'><big id='5bwts'></big><dt id='5bwts'></dt></noscript></li></tr><ol id='5bwts'><table id='5bwts'><blockquote id='5bwts'><tbody id='5bwt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bwts'></u><kbd id='5bwts'><kbd id='5bwts'></kbd></kbd>
        1. <i id='5bwts'><div id='5bwts'><ins id='5bwts'></ins></div></i>
        2. 言情劇男主操作要訣:向左護妻狂魔,向右治婊專傢

          • 时间:
          • 浏览:27

          言情劇的主要受眾是年輕女性觀眾,對於這些“追一部劇換一個老公”的觀眾而言,決定她們是否追劇的重要動力在於劇中的男主人設是否足夠完美、足夠符合她們心目中對理想男友的評判標準。

          細數近一兩年熱門的言情劇作品,可以發現它們在對男主人設的塑造上,基本滿足以下幾個條件:

          有錢有顏,文武雙全

          財富和顏值是言情劇男主行走天下的硬通貨,不具備這兩項基本素質的主人公,會被劇粉毫不猶豫地踢出完美男主的備選名單。

          在古裝言情劇中,符合這兩項基本設定的男主人公身份大多為王侯公子、天潢貴胄。例如:《香蜜沉沉燼如霜》中的天帝之子——戰神旭鳳、《大唐榮耀》中的皇長孫——廣平王李俶、《天乩之白蛇傳說》中的青帝之徒——藥師宮宮上許宣以及《雙世寵妃》中的皇子——八王爺墨連城,等等。

          在現代言情劇中,符合這兩項基本設定的男主人公身份大多為集團總裁、豪門富二代。例如:《一千零一夜》中的花加花藝公司總裁柏海、《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中的狐族繼承人賀蘭靜霆以及《因為遇見你》中的時創集團二公子李雲愷,等等。

          通常情況下,在交代完男主顯赫的傢世之後,編劇還需要安排一些具體情節,用以說服觀眾,這些具備外在美的男主人公不是金玉在外、敗絮其中的繡花枕頭,而是文武雙全、內外兼修的高級人才。

          《雙世寵妃》以男主人公墨連城遇刺開場,十面埋伏的刺客從天而降,墨連城波瀾不驚地端坐在湖邊左右手互弈,隨身侍從吃力解決掉幾個殺手後,墨連城迅速出手,以棋子殺人,事後冷靜地吩咐下屬,將看見自己身手的人處理幹凈。

          《大唐榮耀》同樣以男主人公遇襲開場,在充分展示一番李俶的武力值之後,鏡頭切換到他闖宮為遭構陷的母妃求情的畫面。

          在與反派的據理力爭中,這個人物的內在性格逐漸顯露,觀眾得以瞭解,這是一個能文能武、重情重義的男主人公,因此當女主人公沈珍珠被皇室刁難時,觀眾會形成一種心理預設:李俶一定會為瞭沈珍珠與皇室抗爭,因為這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物,跟劇中那些爭權奪勢、利欲熏心的皇室子孫相比,他是最值得女主托付的對象。

          對女主是護妻狂魔,對女配是治婊專傢

          護妻狂魔是彈幕中最常出現的高頻詞匯,每當男主人公口嫌體正直地做出一些維護女主人公的行為舉止時,彈幕幾乎都會被護妻狂魔這四個字刷屏。

          《天乩之白蛇傳說》中,齊宵與女主人公白夭夭拌嘴,調侃自己應當在一千年前收伏白夭夭。此時,男主人公許宣立馬出言反駁:“你如果再敢欺負我傢娘子,我可要成百上千倍地討回瞭。”

          這種口頭維護被視作情話能力MAX、容不得女主受一點委屈的象征,但在言情劇中,這並不是護妻狂魔人設最深入人心的代表案例,倘若男主能在大是大非上不問因由地無條件袒護女主,將更能收獲好感。

          《一千零一夜》中,女主人公凌凌七通過好夢手環接近男主人公柏海,在沒有來得及向柏海坦白真相之前,女配將事實告悉柏海。凌凌七想到柏海曾經強調絕不容忍任何背叛行為的話語,相當忐忑,躲在公司儲藏室偷偷哭泣,這時柏海出現,安慰一番之後,輕易原諒凌凌七。

          這種平時極有原則,在女主面前全部破功的設定,是樹立男主護妻狂魔形象的重要套路。在女主戰戰兢兢,毫無底氣地揣摩自己在男主心中的地位時,熒屏之外的觀眾已經瞭然於心,看穿事實:你就是男主心目中最特別的那個人,在你面前,沒有什麼原則需要堅持。

          與面對女主時護妻狂魔的人設相比,面對女配時,治婊專傢是當下最流行的言情劇男主人設。

          《延禧攻略》熱播時,乾隆的治婊專傢人設一度登上熱搜,觀眾留言打call的同時,強烈追捧這種慧眼如炬,看穿蠢毒女配套路的男主形象。

          這種人設的受歡迎程度還有另外一個案例提供作證。在《延禧攻略》播出之前,TVB男演員陳豪已經因在《洛神》中的治婊專傢人設引起網友關註。

          值得註意的是,《洛神》是一部17年前的電視劇,在多年以後的今天,它能再度受到關註,顯然與其男主人設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取向有關。畢竟在解氣、發泄成為重要追劇動因的當下,優柔寡斷、在女配三言兩語誘哄下便倒戈相向的男主人設,隻會讓觀眾越看越憋屈。

          言情劇不是春藥,但它並不妨礙觀眾產生心理滿足感

          在劇種的鄙視鏈上,言情劇歷來居於最底層。泛濫的霸道總裁人設、失真的劇情走向、瘋魔的劇粉,都是它屢遭詬病的重要原因。盡管如此,一個客觀事實卻是,當下熱門的國產電視劇,大部分均帶有言情色彩。強大的市場需求決定瞭這一劇種的經久不衰,並且撐起這個市場的觀眾有足夠充分的動機,將對言情劇的喜愛堅持下去。

          首先,這些觀眾知道她們需要什麼內容以及正在收看什麼內容,所謂的鄙視鏈不會對她們構成緊迫的心理壓力。

          言情劇的受眾與歷史劇、正劇存在區別,當這部分觀眾選擇收看言情劇時,她們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收看一部俊男美女談情說愛的電視劇,對於她們而言,最需要獲得的並不是歷史知識抑或人生哲理,而是一部具有觀賞價值的下飯劇。當某部劇滿足瞭這種心理需求,它理所當然收獲觀眾的追捧。

          當歷史劇粉、正劇粉站在鄙視鏈頂端指責這部分觀眾胸無大志時,她們有相當具備說服力的論據令對方緘口不言。例如她們可以如此申訴:需要瞭解歷史知識,那是一本《史記》就可以解決的問題,這並不是我期待從某某劇中獲得的內容,所以鄙視我的意義何在?

          其次,影視藝術本身具有美化的特征,在背負巨大生活壓力的現代人面前,言情劇對生活的美化疏解瞭觀眾的心理壓力,為她們提供瞭情緒宣泄的出口。

          正常情況下,大多數女性觀眾都明白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如同言情劇中一般完美的男主,她們津津樂道於男主人設的無懈可擊,是因為這樣的男性形象與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侶高度重合。在虛幻的電視劇中,現實生活中的心理投射得到呼應,那麼即便明知它是不切實際的存在,也不會影響自己對它的喜愛與沉迷。

          【文/聞人語】

          由媒體人李星文創辦的影視行業垂直媒體。我們的四項基本原則:堅持原創,咬定采訪,革新文體,民間立場。